都市报道
抗战特别报道(七):南岳忠烈祠 中国抗战史上不朽的丰碑
  内容介绍:展开+ 分享:
每晚19:30首播
24:00和次日12:00重播

作者:王文艳,朱涛,胡炜豪(实习)   摄像记着:   特约记者:

【导语】
素有“小中山陵”之称的南岳忠烈祠,是国内建筑最早、规模最大的纪念抗日阵亡将士陵园。它与1943年7月7日落成公祭,抗战以来全国22次正面大型作战中所有阵亡将士的英魂,都被安放在此,成为中国抗战史上一座不朽的历史丰碑,今天的抗战特别报道,一起走近南岳忠烈祠。
【正文】
南岳香炉峰下的忠烈祠,是抗战时期我国规模最大、修建时间最早的一座安葬和祭祀抗日忠烈的纪念陵园,也是大陆唯一由国民政府修建纪念抗日阵亡将士的大型陵园。其整体布局为方形,前低后高,整座祠宇坐北朝南,中轴线上依次为牌坊、七七纪念碑、纪念堂、安亭战役纪念碑和享堂。步入南岳忠烈祠,通过高大雄伟的三孔牌坊,是一个开阔式的庭院,耸立的七七纪念塔四周,有四块刻有七七铭文的青石碑,纪念塔中间有五颗炮弹屹立在一起,象征着汉、满、蒙、回、藏等各族人民团结一心、抗战到底。忠烈祠四周古树参天、山峦环抱,这里共有19座大型烈士墓园,安放着抗战期间,第九战区数百万阵亡将士的遗骸与忠魂。
【同期】刘向阳 南岳区文物局副局长
    0306||1938年11月25日至28日,蒋介石在南岳组织召开了第一次南岳高级军事会议,||在这次会议上面,许多将领就谈到了,我们的将士在战场上抛头颅、洒热血与日寇展开了殊死的搏杀。但是有很多的将士没有得到很好的掩埋,有的暴尸疆场。中国人有句俗话“死无葬身之地”这是人间最悲哀的事情。
【正文】
第一次南岳军事会议第二天,一份提案放在了与会者的桌前,那是一份各战区烈士牺牲的名单。抗战烽火一年有余,国土丧失过半,数万将士牺牲,暴尸战场无法收敛安葬,第九战区参谋长吴逸志等将领嚎啕大哭,蒋介石动情地训示道:“忠勇将士为国捐躯,竟至死不得收骨,我们后死者如何对得起已死的官兵,还有什么面目见人。”
   这是委座官邸靠近“特一号”防空洞的一间卧室,第二天的会议结束之后,就是在这里,蒋介石将为抗战中捐躯的烈士修陵立碑的任务,交给了两大战区的司令官,陈诚和薛岳。
【同期声】
刘向阳 南岳区文物局副局长 1057
    到1939年就是逐渐通过征地也好,拆迁也好,选择这个墓址,后来就选择这个建祠、设计这一块呢,就是基本上到1939年年底就基本上结束了。||四零年九月正式开始动工,动工的过程中呢,当时抗战的经费非常艰苦,前方要枪支弹药,就要打击日寇,同时还要衣食住行,还得用钱用。在经费非常紧张的情况下,当时国民政府就是总共筹集了187万银元来修建忠烈祠。
【正文】
根据规划设计,占地200余亩的公墓区是这样被划分的:将官墓每座占地600平方米,可以葬27座,校官墓每座240平方米,可以葬60座,尉官墓每座75平方米,可葬192座。而当时湖南所在的第九战区总兵力约50万人,可以说每一个将士都是抱着必死的决心,就算是拼光,也要一战到底。不过到现在,忠烈祠规划中的279座抗战烈士墓,只使用了19座。
【特技字幕】从下到上
    截止1943年7月举行祠墓落成典礼,先后建成的集体公墓有37军60师,140师,74军和16军53师,14军,70军19师,54师等7座。个人墓葬有胡鹤云、郑作民、罗启疆、赵绍宗、章亮基、伍仲衡、廖龄奇、陈烈、陈石经、陈炳炽、孙明瑾、彭士量等12座。
【正文】
其中,葬在忠烈祠级别最高的就属郑作民将军墓。黄埔一期毕业的郑作民,先后参加过淞沪会战、徐州会战、武汉会战、长沙会战。1940年2月,在广西昆仑关激战中,不幸被日寇的飞机炸伤,当场殉国。蒋介石为了褒扬其功绩,特地将他的遗骸从新田县的高山村,移葬在忠烈祠东岗,并亲自为他题写了“马革裹尸还万里,虎贲忠烈照千秋”的挽联。
荣葬南岳忠烈祠的最后一位烈士,叫彭士量。1943年11月,第73军暂5师师长彭士量的灵柩从常德战场而来,入葬南岳驾鹤峰下。20天前,他在常德会战中,用机枪、手枪、刺刀与日军肉搏,誓死守卫石门城,最后被机枪射中身亡。
【同期声】
刘向阳 南岳区文物局副局长  2720
    最后日寇采用了这个毒气,使大批的官兵都死在站场。因为敌我双方的力量悬殊,后来这个暂五师就被迫撤退,在撤退的过程中,彭士量将军被日寇的机枪击中了要害,就是头部、胸部多处中弹,他在弥留之际还要求他下面的官兵一定要英勇杀敌。
【正文】
从1937年7月7日全面爆发的抗日战争,到1945年8月15号日本宣布无条件投降,中国人民经历了8年血与火的战斗洗礼。在这场空前惨烈而悲壮的卫国战争中,中国人民付出了巨大的牺牲和惨重的代价,军民伤亡人数达2100万以上。在那些为国捐躯的英烈们的墓碑铭文上,有着他们清晰的肖像,每张脸庞,无不英武年轻,透着坚毅。他们用自己的生命写就我们这个民族的不屈,换来国家的独立!而南岳衡山也正如忠烈祠“总神位”下的一段碑文所言:“恭立忠烈祠,以祠忠烈神,我怀忠烈魂,誓继忠烈神”,当之无愧地成为抗战时期中华民族团结御侮、共赴国难的象征,一座巍然屹立在中华儿女心中的历史丰碑!